最新网址:www.biquge2023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 > Chapter962 软饭硬吃起不来

Chapter962 软饭硬吃起不来

蟒行群岛,外界的‘小粉脸’绝无可能抵达的金色神庙,

普朗克从果盘上随手拿起一个个头很大的软橘子,连皮带肉的吃进嘴里,橘肉饱满圆润,被牙齿研磨之后汁水四溢,酸酸甜甜的果味刺激着口腔味蕾,回味无穷。

几口把芭茹人特产的‘藿橘’吃进肚子里,擦着嘴巴的普朗克不得不承认,只要能听凶女人的话,不只是咸头和圆头,自己还是能吃到些甜头的。

“所以说,你们芭茹人所信奉的胡子女士到底是什么?我看你经常跟胡子女士絮絮叨叨,难道胡子女士就在你提溜的金石头笼里?那我怎么看不见?”

俄洛伊两只手各拎着一个好似海蛇的蛇母图腾,就像是成年人摆放儿童积木一样把蛇母图腾‘咚’的一声随手放在试炼场地的不同方位,像这样的蛇母图腾总共有八个,寓意着‘八方来潮,涌动不息’,正是娜迦卡波洛丝的核心教义。

“首先,胡子女士是一位值得尊崇的真神,其次,我手中的神像名为‘神悉’,通过神悉我可以直接与蛇母对话,聆听蛇母的教诲与旨意。”

“我知道,你是芭茹人的‘真者’,就连那些高阶海兽祭司也没你利害。”

普朗克脸上不以为意,心中却暗自咋舌,每一尊蛇母图腾看上去绝对有百十来斤,这么沉重的石头墩子在那个女人手里就跟羽毛一样轻便,果然自己是不能跟这个女人硬着来。

“话说回来,比尔吉沃特人都说胡子女士其实是一种大型海兽,这种不敬的说法也没见你们芭茹人纠正,反倒是做实了这个说法的真实性,你们难道真的不在意别人称呼胡子女士为海兽?换作我,要是有人敢叫我大胡子,我肯定一枪崩了他。”

摆好了最后一尊蛇母图腾,俄洛伊脸不红气不喘的随手拎起神悉,对着普朗克招招手,神情淡泊沉稳,面色波澜不惊。

普朗克看在眼里,这女人总是一副无懈可击的自信模样,偏偏他还就吃这套,

其他软了吧唧的磨叽娘们好看虽好看,却真的没有他的老相好有味道。

“真神岂会在意凡俗之人的妄言,无论别人怎么称呼娜迦卡波洛丝,祂都是象征着生命、生长和永恒运动的神,这一点亘古不变……过来吧,既然你想要得到芭茹人的帮助,你就必须要通过灵魂试炼。”

普朗克点点头,几口把手里的第三个藿橘吃进嘴里,顺着俄洛伊的指示走到了八尊蛇母图腾最中心的位置站定,神色平静的看着正对着自己的芭茹人真者。

事到临头,俄洛伊却是显得十分犹豫,作为掌管蛇母试炼的真者,她最是清楚试炼到底有多危险。

“普朗克,娜迦卡波洛丝厌恶一切懦弱,静止和虚假的事物,

我再说最后一次,即便我对你有情,却也不可能在你的灵魂试炼上留有任何余地,等到试炼开始,一切都会由娜迦卡波洛丝来掌控,始于蛇母,终于蛇母,我只是一个见证者,

在试炼中,娜迦卡波洛丝的灵魂触须会鞭挞你的灵魂,灼烧你的肉体,你必须直面你最恐惧的东西,撑不住的下场就是变成枯骨……我问你,你可做好了一切准备?若是现在放弃的话,你未必会死,或许可以靠着自己的能力重新夺回比尔吉沃特。”

普朗克凝视着稍显啰嗦的俄洛伊,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向来做事干脆利落,最是讨厌婆婆妈妈,偏偏在这件事情上不厌其烦的跟自己强调了三遍,

这个女人是真的不想他死。

想要说些贴心的话,男人张口道。

“你当我是谁,这个世界上能击垮我的东西还没有出生呢。”

并未在意普朗克无心言语中对蛇母的冒犯,这番话倒是让俄洛伊重新回归了属于芭茹真者的镇定。

如果死亡就是普朗克的结局,她愿意接受,因为这是娜迦卡波洛丝的意志,也是她身为真者无法违背的使命。

回应着微微泛起金光的神悉,俄洛伊已经感受到了娜迦卡波洛丝的意志降临在了金色神庙之上,不再犹豫,女人向前挥动神像,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神像顿时倾泻出一片蓝绿色的雾气,雾气扑向普朗克,继而向四周扩散,

在雾气之中,整个世界仿佛都沉入了深海,就连天上的阳光都变得暗淡下来,

来自于神悉的灵魂能量从八尊蛇母图腾的位置开始生长,短短几个呼吸间就变成了八根扭曲摇曳的可怖触手。

面对着迎面而来的灵魂触手,就像是有什么可怖而深邃的未知存在要把它拉入永恒而寂静的海渊,无可抑制的恐惧忽然袭上心头,普朗克只在海洋之上飘过,却第一次体会到了何为无法抗拒的深海窒息感。

触手先是束缚了普朗克肉体的四肢,紧接着另外四根触手从不同的方向把普朗克的身体团团包围,死死地缠绕在触须之中。

触手之上陡然燃烧起灵魂之火,默默地注视着生死未卜的普朗克,俄洛伊捧起闪耀着金光的神悉。

“娜迦卡波洛丝,无论如何,我都尊崇您的意志。”

灼烧的痛苦渐渐褪去,又像是从深海中苏醒。

“嘭!”

底舱的木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踹开,蜷缩着身子躺在草席上的男孩才刚刚睁开朦胧的眼睛,身体已经被戴着黑色三角帽的男人拎了起来。

疲乏感如潮水般褪去,终于意识到了什么,男孩半委屈半恐惧地睁开眼睛,视线之内是一张看不到任何情感的冰冷面容,一只三角独眼就像是传说中的巨龙一般冷酷无情,视线冷的能冻结任何沸腾的血液。

眼前的男人是他的父亲,残暴,冷血,不留任何情面,只有绝对的权利欲和掌控欲。

“废物东西!要是水手都像你一样疲懒,老子吃什么喝什么?滚起来干活!别以为你是老子的崽儿老子就不打你,记住,黑龙号从不养废物!再有第二次天亮之前没起来干活,老子就把你这个废物扔下海喂鱼!”

不等男孩说什么,男人就像是丢垃圾一样直接把男孩随手丢在地上。

男孩知道,眼前的男人从不威胁别人,只会宣告一个个注定会做到的现实,

他若是明天还没办法早起,这个男人真的会把他丢下海喂鱼。

顾不得疼痛,男孩艰难地站起身来,在储备各种杂货的底舱里找到了木水桶与麻布。

因为他才五岁,他只能做一些最简单的伙计,比如擦除黑龙号船板上的每一道船缝,男人每天都会刻意的检查一些难以触及的地方,若是发现半点不属于船板的东西,等待他的不是毒打,就是一次前胸贴后背的饥肠辘辘。

推荐阅读: 无限之命运改写 喑爷请上座 骄记 浮云列车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斗罗之我举世无双 乔神你家打野超级甜 我的绯闻老公 造化神宫 人类信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