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biquge2023.com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英雄联盟之千年军阀 > Chapther964 谁撑得住?

Chapther964 谁撑得住?

神殿之外的气候只是有些潮湿,只穿着短袖的秦慕风并不感到寒冷,气温竟是意外的适宜。

顺着神殿外的行廊一路向下行走,台阶的尽头是一道长着花草的矮山坡,放眼望去长着好几种可爱的小花,在蓝色的天幕下洋溢着格格不入的生机,

这个世界的植物并非都是像荆棘黑藤那般狰狞可怖,同样可以看到形态正常的美丽花朵,秦慕风并不意外自己能看到如此美景。

站定在矮山坡的最高处,秦慕风向远方眺望,看到了一座疑似村落的小型建筑群,与建筑群相对,自己身后的方位则是一片茂密高大的黑树林,不需要靠近就会给人一种危险重重的感觉,

小型建筑群是名为【波弗特村】的破败村庄,黑树林他就不知道了,很可能是第二章的游戏内容,绝不是现在的他能考虑的事情。

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现代服装,考虑到身上的衣服根本起不到护甲的作用,秦慕风就把短袖与牛仔裤脱了个干净,浑身上下只剩一双还算说得过去的褐色皮短靴与黑色四角裤头,

若非实在是关乎肢体安全,他甚至考虑过把裤头与皮短靴也脱掉,四大皆空上阵,毕竟游戏角色里的乞丐开局也就是比他多了一根棒槌,没有奇装异服更容易融入这个世界。

任何不必要的引人注目很容易招致危险。

“现在的我连根棒槌都没有,若是遇上危险根本毫无招架之力,说起来,唯一可用的竟是差点害死我的这玩意儿。”

把衣服藏在太阳女神神殿外,秦慕风抱起小瓦罐,沿着石阶向下走去。

“咩?”

一头曲角岩羊抬起头,咀嚼着咽下口中的鲜草,斜着一字眼盯向不远处的变态瓦罐男,胡须翘起,岩羊垫了垫蹄子喘着粗气,压低身子,做出警告状。

秦慕风停下脚步,对着岩羊微微一笑,示意自己没有敌意。

“咩~”

似乎是察觉到了变态瓦罐男的善意,岩羊恢复常态再次低下头,刚要继续吃草,身体却猛地一个激灵。

“嘿!这位英俊的朋友,你的衣服哪里去了?”

岩羊转过头,却见一个宛如幽灵一般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,面孔甚是眼熟,浑身上下也是只有一片亚麻兜裆布。

“咩!!!”

视线定格在来人的身上,惊恐的岩羊歪着身子滚了两圈,惊魂未定的夹着铃铛狂奔逃离,只剩下变态瓦罐男与金色变态幽灵遥遥相望,面面相觑,眼神深邃。

发觉自己能听懂幽灵青年的话,摸不清幽灵青年来历的秦慕风心中一松,

在他看来只要能交流就能避免很多敌意,毕竟《深蓝亵渎》的绝大部分敌人都是无法交流沟通,一心只想尻你全家的疯子,那个时候就得用游戏人物特有的交流方式来解决问题了,

在这个危险的世界,能获得一些善意总不是坏事的。

面带微笑地对浑身笼罩着淡淡金光的幽灵青年挥了挥手,秦慕风关心道。

“我醒来之后就成这副样子了,可能是被人抢劫了,我的朋友,你呢?你的衣服哪里去了?”

幽灵青年一愣,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光溜溜的身体,似是才意识到自己的状态,慌忙用右手遮挡兜裆布,有些尴尬地挠挠后脑勺。

“我好像被人打劫了,他们抢走了我所有的东西,只只剩下这个……我没想到你也一样。”

两人再次对视一眼,相接的目光之中已经多了几分男人之间的惺惺相惜。

有了可交流的金色执念灵,秦慕风也不着急走了,当即招呼着略有些局促的幽灵青年找了一处凸起的岩石上坐下来,

自始至终秦慕风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色,仿佛是真的面对友人一样,这种态度让幽灵青年的脸上充满了感激之色。

“我的朋友,我叫秦慕风,你叫什么名字,能不能告诉我是什么坏人打劫了你?”

话虽这么说,秦慕风心里却已经有了一些猜想。

面对一脸关心的秦慕风,幽灵青年也抛开了同性之间开诚布公的羞涩,很快就变得侃侃而谈。

“你好,琴默福恩,我叫莱斯丁,是居住在波弗特村的猎人……”

深知打断别人说话是十分不礼貌的行为,秦慕风只能认下琴默福恩这个还算凑合的音译名,跟纠正称呼这种无意义的行为比起来,他更想听到金色执念灵给出的重要情报。

“我记得我用箭矢射爆了一只岩羊的蛋蛋,追寻着猎物的血迹,我无意间来到了一处十分隐蔽的依山崖洞,就在那时,一伙儿强盗忽然冲了出来,不但夺走了我的猎物,还把我抓进了崖洞,再然后……再然后……”

幽灵青年的神色之中隐现痛苦挣扎之色,秦慕风心里暗叹一声,轻拍幽灵青年的肩膀安抚道。

“莱斯丁,那对你来说一定是一段痛苦的回忆,不必去想了,我都懂,放松一些。”

直愣愣地看了一眼秦慕风,莱斯丁感激地笑了笑,狰狞痛苦的脸色好看了许多。

“就是这样,他们带走了我的一切……琴默福恩,本来我想请你到家里做客的,只是我的母亲还在家里等着我,我得带着岩羊回去,不然她会饿肚子的,

琴默福恩,抱歉了,我得回家了,再见了我的朋友,能认识你我很高兴,你一定要来我家啊,位于波弗特村东北角的那间屋子就是我家,你来了我会好好招待你的。”

秦慕风伸出右手,却没办法挽留眉宇之间满是忧愁的幽灵青年,

莱斯丁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秦慕风,转身向着山下走去,几步之后青年陡然盈散成一片温柔的金色光点随风消逝,

刚刚还一脸羞涩的朴实青年仿佛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一般。

秦慕风默然无语。

这个十分年轻孝顺的青年应该早就被强盗杀害了,出于为母亲打猎的执念,这个青年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还与他成为了朋友,希望他帮忙带一头岩羊回去给他的母亲。

不管是哪个世界,善良的人最是容易受伤。

站起身来,秦慕风抱起罐子,沿着幽灵青年的脚步向山下的村落走去。

“波弗特村吗?老熟人了。”

推荐阅读: 无限之命运改写 喑爷请上座 骄记 浮云列车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斗罗之我举世无双 乔神你家打野超级甜 我的绯闻老公 造化神宫 人类信仰